背包客一号。

我遇到水呀,就变成很开心的小动物。

[GGAD]陷于白昼。

尝试以奇怪的视角写一个他们“没有任何联系”却千丝万缕的故事。

 

 

一句话剧透:标题陷于白昼,Into the dark nights,据说是白夜行的另一种译法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-1934年。

 


 

 

 

美国纽约。

 

 

Serafina Piccorry捂着伤口,近乎耻辱地丢开断裂的魔杖,她在过去五年间尝试了所有的刑讯手段,甚至联合傲罗们布下结界,轮番上阵,这五年的成果使他们对外宣称美国魔法部已经完全控制住了黑魔王,而事实上,没人能让他低下头颅,刑讯技巧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俯首称臣,除了几支Grindelwald打算放弃又懒得自己处理的暗线,他们没能挖出几条有用的线索,连他随身带着的一条破烂围巾都找不到头绪。


 

那条围巾是Queenie在一次不正常的魔力波动后偶然发现的,搜查时就被掩在枕头底下,出乎意料的是,围巾本身没有任何咒语使用的痕迹,除了有意被黑魔法破坏的一部分,就像麻吉的纪念品一样普通平淡。——天知道傲罗们反复排查确认这点时有多么激动——他们似乎有望触及到黑魔王的“根”,挖掘出他隐秘的角落。

 

 

然而历经三年左右的侧写后,魔法部一无所获。——从手法和成品上只能察觉初学者的粗糙,角落用拙劣的花纹绣着焦黑的,看不分明的几个字母,他们相信这几个字母至关重要,但即使再高明的咒语都无法还原黑魔法侵入式破坏力留下的伤痕,Grindelwald“众所周知”的过去也几乎没什么可以挖掘对应的人物,他们甚至连赠予者的年龄与性别都无法给予大致的界限。*此事之后,国会加大了监狱的防卫程度,却再也没尝试过破解Grindelwald。

 

 

 

——他的实力近无敌手,他情感的弱点被掩藏的滴水不漏。

 

 

 

而现在的情况大大证实了这一点,MACUSA的监狱于黑魔王而言似乎是个笑话,他没在狱中等到他的肋骨*的回应,就等到他待够了,揣着几件物品大摇大摆走出来,挥挥魔杖挡去攻击;而这次,Newt,或者Baton,或者随便什么人,都不可能再撞上大运,卸下他的魔杖。

 

 

 

 

霍格沃茨。

 

 

收到信件的十天后,Newt踏着铃声走进教室,混沌的大脑刚刚反应过来——他被Dumbledore邀请作为新开设的“神奇动物保护”第一课的特邀讲师——拥挤的教室里除了慕名而来的学生,还有旁听的教授们,对神奇动物的热爱足以让他滔滔不绝,提问环节却难以控制的有些混乱,小家伙们把困惑一个接一个的砸向这个大男孩——现在他有些理解Tina临行前念的“我选择照顾嗅嗅”了。

 

 

Newt数次将求救的目光投向教授席,却发现那位狡黠的“作壁上观”者在学生大叫提问“传闻中的默默然”时展露出的“心不在焉”——蓝眸似乎透过窗边的空隙望向遥远的山谷一般空旷游移,但喧闹的孩子们让他无暇关心这些细节,直到另一位就学期间熟识的教授出现解救了他,并将他送到了早早离席的Dumbledore的办公室。

 

 

 

灰尘在空气中反射着阳光,桌角搁着的老旧双面镜闪闪发亮,桌上则摊着零碎的,有些磨损的报纸头条和麻瓜的诗集,年近半百的教授说了一声请坐,似乎在思考什么,Newt在镜中瞥见——他绝不是有意窥探——草稿纸上无意写下的几个字母:Obs……Obscurus?(默然者)Observation?他除了揣测别无途径,而Dumbledore很快抬起头,附赠了他一连串的夸奖。

 

 

提到新发现的神奇动物时,男孩一反羞涩地侃侃而谈,自然也没有注意到他提到几个词时,教授第二次的“心不在焉”,和自己箱子的响动。

 

 

 

长篇大论之后,动物学家视野里倏忽多出了一抹棕色,它紧紧的抓着那面双面镜不放——

 


“嗅嗅!”

 

 

年轻人短暂的惊慌后很快念出一串魔咒,双面镜落在他手中,他下意识瞄了一眼,细碎而古老的划痕让他只在底座上看见了有些像C的两个字母,随后便连声道歉,在对方忍俊不禁的笑声中搓了搓手。

 

 

 

这时他才突然想起来些什么,从箱子中掏出些瓶瓶罐罐交给Dumbledore,难掩兴奋的宣告自己在蜷翼魔,角坨兽与囊毒豹身上取得的研究成果,而作为“交换”,他向教授要了一本书架上沾满灰尘(翻阅时还掉了些虫子尸体)的《如何编织一条围巾》(天知道他怎么从一众《强力药剂》的大部头之中一眼看见的)送给自己的女友——褐发男性颇具调侃意味的对青年眨了眨眼,念了个清洁一新,告诉他第30页的手法是最容易上手的。

 

 

 

回到箱子里时嗅嗅再次扑上来,Newt才发现腕间有些不对劲的触感——那是几缕金色的发丝,保存完好,甚至尚未有干枯的痕迹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-1950年。

 

 

 

 

纽蒙迦德。

 

 

Grindelwald肆意取出盘中的美食,享受着不属于战败方的待遇——这是他一手建造的监狱,而他亲身挖掘塑造的爱人将他送了进来,他拥有最高的塔楼和最好的条件,魔法部留着他以树立威信,牵制势力,他不会遭到谋杀,报复,他甚至拥有通信自由,Gellert Grindelwald是世上最自在的囚徒,唯独金发永远不足以支撑一个人的重量。*

 

 

他躺下来倚靠着那条破旧的围巾,指尖的魔法不再充满肆虐的气息,以难得温和的姿态细碎地尝试修复疤痕周围的织物。

 

 

 

白昼是他已摒弃惯的东西,而高塔拥有最小的窗户和最弱的光亮,他无需隐藏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霍格沃茨。

 

 


“无论窃取那本禁书的是谁——希望你尽快归还。”四大院的学生头一次见到Dumbledore如此严肃,而他们的校长在扫视时不着痕迹的盯住了一只小鹰。

 

 

Lydia攥紧口袋中的细碎黑发,忐忑不安地低下了头,她的视线游移在邻桌与盘子之间,甚至不敢抬头看校长一眼。

 

 

一个月后,厄里斯魔镜前,她将黑发放入试剂,正要一口喝下时,苍老的声音制止了她的动作。

 

 

“复方汤剂之所以被记录于禁书,厄里斯魔镜之所以被封存于黑屋,是因为他们不能真正带给你什么,却能让人们虚度光阴甚至发疯,内心最强大的人们有时都难免误入歧途。告诉我,孩子,那个男孩值得你做这些吗?”

 

 

女孩哽咽着断断续续地诉说自己的爱而不得,最后泣不成声把魔药与书籍交还,Dumbledore只是静静地倾听,直到Lydia逐渐平静,他摸了摸女孩的头,有意以俏皮的语气说道:“为你的夜游,拉文克劳扣十分;为了你在魔药学上的天赋,拉文克劳加十分。”

 

 

少女破涕为笑,而老者的声音转而严肃:

 

 

“别再来找这面镜子了,人不能活在梦里。”

 

 

Dumbledore转头离开,他的背影如同白色的影子,Lydia鼓起勇气问道:“Professor……请问您在镜子里看到了什么?”

 

 

老者的声音缥缈朦胧,她不确定是否是她听错了。

 

 

 

“我看见我行于白夜。”*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
接下来是作者的废话,用来解释自以为埋好的梗,可以选择不看

 

 

 

有关于邓布利多办公室的一些东西:

*“虫子尸体”“保存良好的金发”“……”:复方汤剂的材料包含虫子尸体,和想变的那个人身上的东西,且收录于禁书《强力药剂》。

*根据推测,阿利安娜极有可能是默然者,这也是一切悲剧的源头,这件事之后,GG投身黑暗,AD备受煎熬,他们的爱再也不能行于白夜,所有的一切被理智掩埋在了最深处。

*那段时间的报纸头条几乎全是黑魔王逃狱。

*麻瓜诗集:根据考证,格林德沃在FB被捕前的最后一句话(Will we die....)出自“告别就是死去一点点。”相关诗集。

*邓布利多曾在第六部中提过自己喜欢织东西。

 

 

 

一些设定:

*肋骨出自亚当与夏娃,我倾向于GG认为是自己开启了一切,挖掘甚至塑造了AD,因此他傲慢自大,曾对AD的爱意不屑一顾,也不愿意承认一些东西。

*邓布利多的很多过去在死后才被披露,本文的设定中,与黑魔王有意隐藏了一部分过去有关,而这种行为是出于不想与白巫师牵扯半分,还是一种变相的保护,他自己都分不清。

 *邓布利多没有使用过复方汤剂假装格林德沃回来了。

他清楚的知道,曾经拥有的东西被夺走,并不代表就会回到原来没有那种东西的时候。也正因如此,他的理智不允许他停留在原地。Newt不小心带走的金发于邓布利多而言是解脱,他因此能够坦然的劝诫学生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谢谢大家听我BB这么多,如果我不沉迷游戏的话,其余的梗会在接下来的视角中*较为明显*的披露,这里就不剧透啦:)


一句话自我吐槽:其实就是写不来浓烈的爱与恨,于是选择了这个暧昧的写法。


补充彩蛋:

*嗅嗅有想扑福克斯金灿灿羽毛的冲动,但是显然双面镜更安全一些。

*Tina的那句话出自我选择狗带(……

评论(5)

热度(40)